風水極好的樓盤卻頻頻出事,答案出乎所有人意料

四年前,我在一家小報社工作,當時外出采訪時經常和攝影師小於搭檔。
 
他是個很有意思的人,雖然是九零後,但是很喜歡傳統文化,接觸時間久了,有時候他看到我脖子上的佛珠,會偶爾和我主動談談關於信仰方面的問題。
 
然而,他對風水玄學更加感興趣,甚至還買了一些羅盤等“專業設備”,假期到處“勘察學習”,弄得像模像樣的。
 
 
有一次,我和小於接到任務,要去某新開發的樓盤裏采訪一位藝術機構負責人(那個藝術機構剛剛在這個新樓盤設立一個點)。很不巧,那天去的時候,對方剛好來了一位貴客,於是我和小於就在那棟樓的天臺上一邊觀賞美景,一邊等待。
 
這棟樓的天臺位置非常好,放眼望去,整個樓盤最漂亮的風景盡收眼底,樓對面隔一條馬路就有一條蜿蜒的河流,更遠處則是綿延的小山,雖然是青山綠水環繞,這裏的交通卻很方便,真是一塊難得的寶地。
 
聽說,開發商當年為了拿下這片地,花了很大的代價。在打造這塊樓盤的時候,更是傾盡心血,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個項目還沒竣工就拿到了業內的幾項大獎。
 
小於抽完一只煙,忽然指著對面問我:“你知不知道,那條河在風水學上怎麽看。”
 
我說,還能有什麽,水就是財唄。
 
小於搖搖頭,開始顯擺:“很多人都覺得水寓意財,所以喜歡傍水而居,其實水的形態不同,作用也不同。直來直去的河流,往往不留財,要有弧線的才行,不過弧線也不是唯一的判斷標準,還要看河流的方向,方向對了,能旺一片地區,方向不對.....”說著,他比了個姿勢。
 
我問他是什麽意思,他說:“方向不對,是鐮刀!可以奪命的!”
 
我楞了一下,正想追問他眼前這條河是的方向如何。結果此時前臺服務員過來,通知我們可以采訪了,於是只能作罷。
 
後來,小於還跟我分享過一些關於這個樓盤開發商的八卦,據他所說,這家房地產企業主是一位非常迷信之人,公司總部明明的建築明明被設計得非常具有現代感,偏偏在門前立做了幾處明清風格的裝飾,既不實用,也不和諧。明眼人一看卻說,這是為了調和風水。
 
又說,有高人為企業主算過命,說某個數字十分旺這位他,於是一些他投資修建的建築,往往被修建成那個數字的樣子(從航拍的角度來看)。
 
最最讓人意外的是,自從這個樓盤開始修建後,開發商每年都會從外地請來一些民間高人做法事,每當做這件事的時候,需要在淩晨三四點。
 
我打斷小於,“你怎麽知道那麽多?假的吧?”小於正色道:“我親哥就在這家單位,他們內部傳出來的。”
 
我當時並不相信小於的話,他哥只是這家企業的一個主管。倘若事情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離奇神秘,怎麽可能會讓小於他哥知道呢?
 
不過話說回來,這處樓盤的環境真的不錯,設施也打造的挺齊全,正好我表姐想買這裏的房子,準備用作婚房。
 
過後沒幾天,我忽然接到表姐打來的電話,我們感情一直很好,有什麽事她都喜歡給我說,可是這一次,她哭哭啼啼的告訴我,她和未婚夫去看房,原本一路上有說有笑的,看房到一半時,因為一點小事,兩人忽然吵起來了,誰也不讓誰。
 
那天她哭訴道:“他過去那麽讓著我,估計都是裝的,這還沒結婚呢,就裝不下去了,以後的日子還能過麽?”
 
表姐和未婚夫交往了3年,我從來沒見他倆鬧得那麽兇,不過好在很快兩人又和好了。
 
原以為這只是偶爾發生的口角,沒想到表姐和未婚夫從那之後,每隔一兩周都會爆發一次大爭吵,鬧到最後,表姐的未婚夫揚言,這房子不買了,兩人冷靜一下再說。誰都懂這是要延遲婚期的意思,這下表姐心都碎了。
 
她找到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數落未婚夫種種不是,第一次爭吵是為什麽,第二次又是什麽......聽起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搞不懂他倆怎麽會吵起來。
 
表姐隨口說了句,每次去看那邊的房子就晦氣,一去就吵架,也不知是到底怎麽回事。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忽然想起小於之前說的話,於是問表姐,“你們每次吵架都是在那個樓盤麽。”表姐莫名其妙的看著我,點點頭。我又問,“你們還去過別的樓盤麽?”表姐說去過啊。“那你們在其他樓盤吵架麽?”“沒啊!”
 
我心裏大概有數了,於是勸表姐,既然如此,以後兩個人就別去那邊看房,更別在那裏買新房了。有些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送走表姐之後,我跟小於打了個電話,問起那個樓盤是不是真的風水有問題,剛開始他漫不經心:“喲,怎麽你也對風水感興趣了呢?”
 
我問他,那個河流是不是他說的鐮刀。小於停頓了下,說:“還真不是,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好風水,那家老板應該是找了能人看過的。”
 
我繼續追問,知不知道為何房開商老板每年請人做法事?
 
小於說:“聽說那邊開工的時候,挖出兩條巨大的白蛇,據說一條當場死了,一條受傷跑了。當時還出現一些狀況,大晴天的忽然烏雲密布,連打了幾個閃電。後來那裏幾乎每個月都會出事死人,最恐怖的一次,一個小時內連續出兩次車禍,兩次都死人。我哥說,出車禍的地方就是當初挖出蛇的位置,就在你和我上次去采訪的那棟樓門口。據說現在那裏還會時不時地出事,可是我明明覺得那邊風水很好,不應該有煞氣啊!”
 
掛了電話之後,我忍不住嘆氣,像小於這樣聰明的人尚且沒有意識到問題所在,對著明顯的因果視若無睹,何況他人。照這樣,哪怕有再好的風水又有什麽用呢?
 
想到那兩條蛇,我心裏有點難過,於是我將當天晚上做功課的功德全部都回向給了它們。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我自己就站在那棟藝術機構大樓門口,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被一陣烏雲掩蓋,所有人都驚恐地躲了起來,而我擡頭看見天上的烏雲,忽然幻化成兩條龍的樣子,不知為何,我並不害怕,只是呆在原地,過了很久,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嘴裏一直在念六字大明咒。
 
醒來之後,我想起早年聽聞一位修行人說,蛇本身就是一種嗔心很重的動物,千萬不可傷害它們,否則會遭遇嚴厲的報復。甚至一些龍族會在世間顯現出蛇,或水族動物的模樣,倘若傷到了這般來歷的蛇,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雖然我不能肯定這個夢境一定寓意著兩條蛇就是龍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當初那條蛇一定與這個地方結下了很深的怨結,才導致如今這般結果。揭開這個謎底之後,我感慨不已,除了經常做功課回向給它們,也沒有他法。
 
後來,表姐聽從我的建議,沒有再去那個樓盤看房,她和未婚夫本來感情很好,很快兩人又和好如初,在別處買了房子順利結婚。雖然日子難免有磕磕碰碰,但結婚兩年,再也沒有出現過當初那樣吵架的情形。
 
而關於那個樓盤,雖然我沒有過多關註,但也偶爾會聽到那裏時不時有各種事故發生,其頻率似乎也高於其他樓盤。照道理,這邊的設施和規劃都比較高端,不應如此。也不知那兩位眾生何時才能離苦得樂。
 
分享這個故事,祈願能夠幫到更多有緣,連神通都不敵業力,何況風水,所以無論出於什麽樣的原因,千萬不能造作殺業,更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善待一切如母有情。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