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到他的下場了,妳們替我看,他能不能

壹、鬥父害母,天報不爽
 
我們鄰村有壹個老人,七十多歲,有兩個兒子。老婆已故,兩個兒子都不管老父親。老父親的土地,兒子都占完了,還不給口糧,把老人餓得像孤魂爺壹樣。老父親去這個廟住幾天,去那個寺院住幾天,用別人施舍得來的錢買了壹輛三輪,賣廢紙度日。別人也不敢給他吃喝,說是他的兒子兒媳婦看見了不得了。最後,老人用壹根紅布吊死在了沙發上,死後沒有人可憐,都說是時間到了得天報了。
 
 
他村子的人都說,這個老人在文化大革命時和自己的老爸老媽劃清界限,斷絕關系,當時只有他把老爸鬥得狠,鬥得慘。老爸死後,他用大字報把老爸的棺材糊嚴。棺材擡到墓地了,他還喊口號:“打倒四類分子!”更奇怪的是,他老媽死時,說是炕著火了燒死的。為什麽席子好好的,被子褥子也好好的,唯獨老媽燒成了焦炭?大家心裏明白,嘴上什麽也不敢說。
 
二、貪財騙錢,不認親兒
 
我有壹個本家的侄兒得了肝癌,但奇怪的是,他竟然認不得自己的兩個兒子,對他弟弟的壹兒壹女卻視若親生,壹時都不能離開。弟弟的孩子在身邊時,他精神飽滿,像是沒有病壹樣。看見自己的兒子,就說是街上的人,認不得。我就想起來早年病故的小侄兒,事情還得倒退到二十年前,從頭說起。
 
本家這位老哥早年喪妻,留有兩兒兩女。大兒子參加過援越戰爭,在部隊服役幾十年,在駐地找了個山東媳婦。他復員後本可以留在山東或北京,只因老爸年齡太大,且壹人在家,就帶著媳婦回到了老家鳳翔。小兒子勤快能幹,做小本生意,也娶了媳婦,生有壹兒壹女。兄弟二人合夥從西安批發服裝回家零賣,哥哥非得把錢裝在自己身上,而且走到半路上說錢讓賊偷了,沒錢了倒轉回來。連續壹次,二次,三次……不知壹共丟了多少錢。弟弟懷疑哥哥和小偷是壹夥的,又沒有證據,又不能對別人說,於是被氣得得了肝癌。臨終時,我們幾個人去看望,弟弟對我們幾個人說:“嬸嬸,我哥心壞得很,我的病是他氣的,把我多少錢都給了小偷。我看不到他的下場了,妳們替我看,他能不能好死……”小侄兒死後留下壹兒壹女,大的十二歲,小的九歲。妻子也沒有再找人另嫁,孤兒寡母,生活很艱難。後來,女兒小小年紀出門打工掙錢,供哥哥念書,哥哥後來考上了大學。
 
二十年後,這個哥哥也得了和弟弟壹樣的病,花了幾十萬,病也沒有好,而且到死時只認弟弟的壹兒壹女,死活不認自己的兒子,怪也不怪!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