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已故的上司說來報恩,驚醒後傳來喜訊:孫子出生了

01
 
輪回報恩報怨的事,不僅現代有,古代早就有,在中國古書籍中有不少記載。
 
在一般的輪回轉世案例中,主人翁多是一生比一生沈淪,本文的主人翁,兌現了自己報恩的諾言,且吸取前生的教訓,努力改造自己,向上提升。
 
清朝乾隆年間,陳旉南辭官回家養親。
 
有一天,他坐在書齋閉目休息,忽然聽到有人傳話說某總督來到。才正要起身迎客,總督已經到了他跟前。
 
 
十多年前,他任職雲南太守時,總督是他的上司。他看到總督戴著珊瑚冠和穿著蟒玉官袍,和以前一樣。只見總督立刻下跪對他說道:“來報恩!”
 
陳旉南想要扶他起來,他已經逕直走到內室去了。就在陳旉南驚醒,心中半惑半疑的時候,他的家人來報他的第四個孫子呱呱落地了。
 
後來他給這個孫子取名叫陳萬森。
 
這個孫兒滿月後,被乳娘抱著出來見人,第一次見著祖父陳旉南公當下就笑了,像是見到老朋友一樣。
 
陳旉南心中浮現十多年前在雲南官府任職時發生的往事,撫摸著小嬰孩的頭說:“孩兒呀,以後不發愁沒官做,但不可以再貪汙呀!”
 
才滿月的孫兒聽到祖父這番話,竟然嗷嗷哭了起來,顯然小嬰孩身內的元神並不小,帶著前世記憶。
 
02
 
話說陳旉南擔任雲南首府官員時,頂頭上司的雲南總督某公既貪暴又愛打小報告。只要下屬稍稍違逆他的心意,他就會向皇上告狀。
 
雲南總督是從一品地方大員,雲南地方的官員都歸他治理,大權在握,所以當地諸官對他的命令都不敢不從,且誠惶誠恐地奉行。
 
有一日,陳旉南接到總督令,要求他購買純金二百兩(其實是要他去給他“送禮”)。
 
陳奉命到市場商鋪去趕緊把二百兩金子買齊了,同時帶上賬單明細,明細裏記著每兩黃金換十六兩白銀,送到總督府去。
 
總督大人一看帶著“賬單”的二百兩黃金,頓時大怒,命令人把金子退了回去。
 
當時權傾雲南的總督從沒有遇過這樣來“送禮”的,從此以後他對陳旉南雞蛋裏挑骨頭,呵責萬端。受到變相刁難之下,陳旉南決定辭官。
 
就在他將要離職的時候,剛好遇上劉統勛相國奉皇上的旨令來查總督貪汙受賄案,來到雲南調查內情。
 
陳旉南知道後求見相國。相國心中認為雲南太守必是雲貴總督派的人,所以沒有接見他。
 
相國迅速搜查總督府,搜索出受賄賬簿,裏面詳細記錄著人名和數目。
 
劉統勛相國看到雲南太守陳旉南名下的記錄和其他的都不同,大大的字寫著:“某日送赤金二百兩,索價十六換,發還。”
 
陳旉南沒有送賄、也沒有收賄,一清二白,於是相國十分看重他。
 
總督被監禁在監牢裏,等待發落,沒有人前去探望。陳旉南為他準備食物、衣服、鞋襪等生活所需,在他被押解進京時,又資助他白銀千兩,而以前那些趨附的人此時早已無影無蹤。
 
總督慚愧萬分,對陳旉南磕頭並說道:“我以前不知道你是這麽好的人,這次入京如果能活命,我一定以余生報答你;如果罪不得赦,來世我一定轉生成你的子孫以報答你的恩情!”
 
不久,入了京都,總督被賜自盡。
 
陳旉南後來轉到京城做官,十多年後還鄉,這一段往事也早已經埋沈在心海底了。夢中總督一句“來報恩”,讓這段往事又清晰浮現眼前。
 
03
 
乾隆五十九年,陳旉南的孫子陳萬森在天津以大臣子弟迎鑾駕獻頌,蒙賜禦書、貂皮、朝珠等寶物。當時他是未曾授職的秀才,卻已經得到比官員更大的殊榮。
 
後來,陳萬森在官場清廉謹慎。
 
道光元年,他治理泗州。泗州地處淮河下遊北岸,每年一到夏秋之間的汛期,城外就大半被水淹,這段時間申請賑災款成了慣例。
 
然而,當賑災款撥來,有些百姓已經搬家了,對不上名冊,有的官員就以虛假的名冊報銷,借此貪汙。只有陳萬森不肯同流合汙,觸怒了他的上司,幾乎招來參劾,於是他就辭官回家了。
 
知道的人都說他傻,他只是一笑置之。
 
他謹守恩人祖父對他的期許:“孩兒呀,以後不發愁沒官做,但不可以再貪汙呀!”
 
陳萬森曾告訴自己的孫子們:“我雖不得此錢,以‘清白吏子孫’五字送給你們,不就是更好的厚愛!”
 
這件事被通州白小山尚書為他載入墓誌中。他的清白自持也帶給後代子孫很好的示範。
 
陳萬森說,自己平生為官依法辦事都很大膽,唯獨一見到貨財,則心中深感憂心恐懼而生出警惕之心。
 
在他主掌徐州時,已經六十多歲了。當時有涉案的人想要送萬金對他行賄,被他嚴峻拒絕和斥責。平時的他總是一沾枕頭就能酣然入睡,然而那天夜裏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睡。開始不明白為什麽會睡不著,後來想通了,罵自己:“陳某,怎麽這般不長進呢!”終於很快睡熟了。
 
陳萬森帶著前世貪財受懲的記憶,深自警惕自覺,走了一趟報恩和凈化的輪回路。
 
清代陳其元是陳萬森的孫子,他聽了祖父親口告訴孫兒們的自身故事,也看過高祖父陳旉南的記載,在《庸閑齋筆記》中留下了這一段祖父轉生報恩的故事。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