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狐仙說,要不是怕殺生毀了道行,壹定是要他

我的姥爺離開我已經有十壹年了。姥爺是我小時候陪伴我最多的人。小小的我,三歲上就被父親拋棄,和媽媽壹起回到姥姥家生活。姥爺心疼女兒和我,對我百般的寵愛,姥爺在我的印象中,高高大大,很慈祥,總是笑瞇瞇的。我總是很依賴姥爺,姥爺經常帶我去公園玩兒。給我講故事,送我上下學,我真的好想念姥爺啊!
 
 
我總纏著姥爺給我講故事。而姥爺壹般是帶我去哪兒玩兒就會給我講壹個關於這個地方的故事。我曾經問過,姥爺您為什麽知道這麽多故事呀,姥爺說,以前我們武警經常換駐紮地,每到壹個地方,都會有壹些不尋常的經歷。這些故事中包括很多現在北京很流行的壹些鬼故事,現在回憶起來,原來姥爺年輕的時候都經歷過!那時的我很喜歡聽,唉,多想回到從前!下面我就講壹講那些小故事吧。
 
地壇的故事
 
地壇也叫社稷壇,是皇帝祭拜土地的地方。相信天壇的祈年殿更為大家所知。而地壇呢,曾經出現在著名作家史鐵生的文集中。《我與地壇》堪稱經典。而姥爺年輕的時候,也曾在地壇駐紮過2年之久。地壇曾經作為他們的訓練場。那裏的壹草壹木,都被這些個小兵娃娃們數了個遍呢。閑話不多講,開始說說這地壇的妙處;地壇曾經也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今天的地壇,每年都舉辦熙熙攘攘的廟會,還有西門高大的牌樓,這都是後來的啦,牌樓也是城建集團的古建隊去重新修繕的。老地壇的本來面目是雜草叢生,古木參天的。裏面還曾經有很多人居住呢。除了那塊方形的社稷壇之外,周圍都是長著草的大荒地。同時,這裏也生活著很多小動物。。。
 
這個故事的中心就是:妳看到的小動物,他就真的是小動物嗎?
 
姥爺所在的部隊,在地壇與裏面的居民們很熟。有壹家人,是老頭老太太倆人。兒子和兒媳婦都不跟他們壹起住。老太太養了幾只母雞,還有幾只兔子。小兵們不練操的時候,就會去找老太太幫她幹活兒,那時候,民風淳樸,戰士們可真的是最可愛的人啊!有壹次,老太太說讓他們幫忙把雞舍給重新拾掇拾掇,他們樂此不疲,這樣就可以在老太太家吃壹頓好飯啦!幾個小夥子下午來到老太太家,有鋸木頭的,有找釘子的,不壹會兒就做好了壹個雞食槽,外加壹個新的雞窩。
 
看著那幾只大母雞,老太太說,唉,前幾天大公雞讓黃鼠狼叼走啦,這回沒有打鳴兒的啦!小夥子們壹聽有黃鼠狼,都躍躍欲試,說壹定要幫大媽把黃鼠狼給逮住,大媽就說,唉,別亂來,這裏面的黃鼠狼不怎麽偷雞。他們吃耗子。老北京對黃鼠狼這東西很忌諱的。後來,他們真的夜裏去埋伏,看看這偷雞賊到底是何許人也。
 
這壹天夜裏,有些多雲,月亮不是那麽亮,四個小夥子躲在老太太家的雞舍後面,壹邊打著哈欠壹邊等著偷雞賊。過了壹會兒,有些困了。他們就輪流打盹。到了後半夜,壹陣悉悉簌簌的聲音,是小爪子撓草垛的聲音。大家趕緊打起精神,睜圓了眼,看到了壹個黑黃色的小狗正在鬼鬼祟祟地用爪子撓雞食槽前面的木頭柵欄,原來是壹只狐貍!他們壹出聲,那小狐貍轉身就跑了,他們四個反倒嚇了壹跳。
 
嘿,白趴了壹宿。
 
這幾個孩子是省油的燈嗎。他們不是,終於有點兒新鮮事兒了。於是,其中的壹個戰士說,咱們做壹個夾子,夾住他!看他往哪兒跑!
 
放了夾子,就可以安心睡覺了。連續好幾天平安無事。終於,他們得到了好消息,老太太說,夾住了壹只狐貍。這幾個人飛跑到老太太家,看見了那只狐貍,被關在了舊的雞舍裏。其中的壹個戰士就說,大媽,把這狐貍殺了您做個帽子吧!那老太太哪裏肯,說它還小,放他壹條生路,那小狐貍很煩躁的樣子,壹直撲棱撲棱的在籠子裏亂竄。加之新仇舊恨,大家都摩拳擦掌想殺了這狐貍。就說要把這小賊帶走。老太太就答應了,還囑咐,放了算了。
 
誰知道,這小狐貍成了壹個禍端。
 
這個小戰士,把狐貍殺了,還扒了皮。把狐貍皮用石灰熟了,放在樹杈上晾著。這壹晾可不要緊,差點兒把小命兒丟了。
 
這個小夥子是個四川人。愛吃辣椒。那會子多窮啊,也沒有那麽豐富的調料。這小夥子就老念叨,唉,要是能吃辣子就好了,每天都說辣子辣子的。大家都笑他,說快點兒復員回到地方上,這樣就能吃辣子了。不光能吃辣子,還能娶媳婦!
 
這天月亮好大好亮。是個十五。
 
那小夥子夜裏輪完崗了,往回走,跟他壹起的那個戰士,就看他直直地往中間那壹塊平地上走,也沒在意,以為他有什麽事兒,就問他,妳幹嘛去,不回去啊?那孩子不言語,壹直往前走,走的還特別快,就跟有人叫他似的。他用手扒拉開了高高的荒草,快速向那個四方的神壇走去。後面的這個小戰士就跟著他。壹直走到了神壇邊上。
 
去過地壇的人都知道,地壇的祭壇是方的。天圓地方嘛。中間有個圓形的石頭,皇帝跪在上面拜祭大地。而現在,那個圓形的石頭上,跪著的不是皇帝。而是壹只非常大的白色的狐貍。狐貍像人壹樣,跪著,不是,蹲坐著,頭沖著天上,對著月亮吐白氣。那時候並不是冷天,是不會有哈氣的。那四川小戰士,壹直在直直地站著不動,而他後面那個戰友,還上前去拉他,但是根本拉不動。要說在高高的草叢裏,兩個人嘩啦嘩啦聲音也很大的,而這只大白狐貍,並沒有像之前的小黃狐貍壹樣,聽見響聲嗤溜就跑,而是很淡定地吸氣,吐氣。用人類的話講,就是在“吐納”。
 
這時候,出現了讓這個戰士終生難忘的畫面:之間大白狐貍前爪著了地,扭身把頭轉向了他們。長長的毛在月夜下好像閃著銀色的光澤。壹雙黑亮的眼睛很有神。就像要說話。它壹瘸壹拐地走下神壇,突然間有直立起來,變成了壹個胖姑娘的樣子!!!那小戰士揉了揉眼睛,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而那個四川小戰士,依然呆呆地看著,不動彈。
 
胖姑娘同樣是瘸的,壹拐壹拐地走著,繞著神壇中央的圓形石頭,低頭看看手腳,很得意,又趴下了,變成了壹個白胡子老頭。老頭同樣腿腳不好,但是他走的並不慢,他壹瘸壹瘸地走到那個四川孩子面前,說了壹句:跪!那聲音,據姥爺講,特別的小,好象是氣嗓裏出來的聲音。但是那孩子壹下就跪下了,那老頭說,殺我孫子,我也讓妳當不了爺爺!
 
跟著他的小戰士見狀,壹腳踢上去,說妳個封建殘余,看我不讓妳見識見識我們無產階級革命者的厲害!(哈哈,說這麽多累不累)但是他踢了個空,失去重心,差點兒摔了。那老頭突然就趴下了,四腳著地地跑!如果妳看見壹個人,四腳著地地跑是什麽感受?!嚇暈了有沒有?而這些無產階級革命者,他們無畏壹切鬼神,那戰士把腿就追,跑上神壇追那老頭,神壇上沒有雜草,很光滑,但是突然間,他被壹條繩子絆倒了!也許大家要問,神壇上哪兒來的繩子?這也是他第二天給大家講故事的靈異之處!就在那光滑的石板上,突然出現了壹條粗麻繩,把他絆倒了。待他爬起來,麻繩和狐貍變的老頭壹同消失的無影無蹤!
 
趕快回去找小四川吧!
 
小四川跪著,流著眼淚鼻涕,眼睛無神,他趕緊會班裏叫來其他戰友,架起他就往回跑。列位看官,妳可知小四川,平時是個很老實的孩子,就是有些淘氣,人緣也不錯。年齡不大,只有19歲。大家都很怕他有什麽三長兩短,都說是癔癥,是不是嚇著了,又問那個跟著他的小戰士,著急忙慌的又說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麽回事。後來看那小四川沒有發燒之類的表現,也就不折騰了,天都快亮了,就讓他躺下休息了。
 
從那天開始,小四川總是說想尿尿。總是憋不住上廁所,可是又會上很長時間。每次回來都紅著臉,彎著腰,大家問他,怎麽了,他不好意思講。但是據班長說,他每次都覺得很辣很辣,而且經常尿血。壹尿血,就瞞不住了,只能去醫院。去了協和醫院也看不出什麽毛病,只是尿血。後來養雞的老太太知道了,就只埋怨說造孽造孽,妳沒事兒得罪他幹嘛?!
 
大家都問,得罪誰了?老太太說,乾隆皇帝打圍場,射中了壹只白狐貍。那白狐貍給皇帝跪下了,磕頭求饒,皇帝就把他從避暑山莊帶了回來。養在了社稷壇裏。從此這狐貍深居簡出,開始了修煉。老太太講,他的子孫壹般不去打擾人們。哪天捉到的小狐貍不知是怎麽的。不該殺。大家都不信邪。說要逮到裝神弄鬼的老狐貍,把它就地正法了。小四川每天都很痛苦,看也看不好,也不好意思說出去。老太太說,妳把那狐貍皮,趕快埋了吧,別讓他看著子孫的皮在樹上掛著。再去找那狐貍皮,哪裏能找到,連那老白狐貍壹同消失了。
 
小時候的我不懂,怎麽就不能生孩子了呢,但是壹聽尿血也覺得挺嚇人了。小四川據姥爺說,吃了好久的中藥才調整好。西醫診斷是感染。。。
 
小四川後來康復了,依然總是去老太太家幹活兒。老太太很擔心他。據說,是老太太去找了個能看事的人,幫他跟狐仙認了錯。那狐仙說,要不是怕殺生毀了道行,壹定是要他壹命抵壹命的。不過修行要慈悲為懷,就放他壹條生路。不過至於他究竟有沒有當上爺爺,就不得而知了。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